收藏本站10个域名以上才是老色友!
上一篇:表姊和我
下一篇:悲惨的处男

强姦小龙女

那天,小龙女内心无比痛苦,因为她在竹林内,听到了杨过和武家兄弟的对话。他说,自己早已与郭芙定亲了,而且成亲之后,他就会成为丐帮帮主,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黄蓉传授了他打狗棒法,黄药师更是将自己的毕生绝学弹指神通和玉萧剑法授予杨过。

  小龙女自然不知杨过的这番话是骗武家兄弟的,杨过只是不希望武家兄弟继续在郭芙身上浪费时间了。但是这番话,在小龙女的心里却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小龙女转身离开,她提起轻功,飞速奔跑着,企图逃离这个令自己伤心欲绝的地方。也不知跑了多少里,竹林早已不见了,小龙女停了下来,但是胸中的苦闷依旧没有办法发泄。

  过儿,为什幺?难道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吗?你喜欢郭大小姐,那你为什幺又要骗我呢? ...

  小龙女心中越想越难受,于是抽出玉女剑,舞起玉女心经。但是此刻的小龙女心智慌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没有办法控製体内真气的流窜。但是她依旧强行舞剑。

  一口鲜红的血水从口中喷出,因为心有杂念,体内真气逆窜,导緻经脉受损。

  正当她在练剑的时候,有三个狂徒正巧经过。

  “诶?你们看,那边那个姑娘真是犹如九天玄女下凡啊。”为首的名叫莫西,此人是矇古人,使一根五尺木杖,内力阴毒,武功高强,而且,此人尤以好色而臭名远扬。

  “莫西兄,这句话,这几天你都不知道说了七八百遍了。就在昨天,还盯着一个肥婆猛叫美女呢。”此人的话引起了其他人的一阵嘲笑。

  此人名叫柳浪,智谋堪比军师,却整天只知道动歪脑筋,使一双判官笔,点穴功夫除了大理段家的一阳指外,无人能出其右。
....


  “笑什幺笑?别笑!你们仔细看看,就是那个白衣女子。”莫西指向了前方的小龙女。
  “玉女剑?!小龙女!”此人名叫谢继,外号人称飞天鹰,自创一路鹰爪锁,并为此打造了一根鹰爪锁兵器。

  “小龙女?就是那个古墓的小龙女?传说她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儿啊!”莫西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之前只是听人传说着小龙女士如何冰清玉洁,如何的沈鱼落雁,如何的倾国倾城,可终究无缘一见,可是今天,终于让她一饱美人的芳容。淫邪的念头顷刻间在他脑中生成了。

  “你们看,她吐血了!好像是受伤了。”谢继叫道。

  “什幺?嗬嗬,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啊。兄弟们,”莫西说,“咱们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碰过女人了。你们别说我好色,到底是男人,总会有需要的吧。这个小龙女可不是哪儿都有的货色啊,看到了却没有弄到手,那可是会终生遗憾的啊。” .....

  “话是没错,可她的武功是令金轮法王都感到十分头痛啊。”

  “柳兄,平时看你足智多谋,怎幺今天这幺不开窍。刚才她吐了血,说明她已经受了伤,功力肯定有所下降。我们三人中,我的内力最高,待会儿我先沖上去,以我的独门寒毒内力再重创她一次,之后,柳兄和谢兄齐上,柳兄用判官笔封住她的周身大穴,而谢兄就以鹰爪锁将她绑起来,你们说,怎幺样?”

  “嗯,好计策。柳兄,就这幺办吧,说实话,我的心也有点痒痒,想要尝尝,这天下第一美人儿,到底是个什幺味儿。”

  “好吧。像这样一个冰清玉洁、守身如玉的美人儿,被我们玷汙的时候,一定痛苦万分吧。”

  “就因为这样,所以才更爽啊!哈哈哈。”

  说完,三个恶徒开始实施他们的阴险计划。 $$$$$

  小龙女吐了一口血,撑着剑,虽然她极力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杨过带给她的伤害,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料範围。

  伤心欲绝的心情,同样也使她没有听到莫西靠近的脚步声,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莫西的双掌已经推到了她的面前。

  仓促间,小龙女伸掌抵御,但是由于自己经脉刚刚受损,内力不济,莫西的内力也十分深厚,加之是仓促间出掌抵御,小龙女立刻被震飞,倒在地上,又吐出一口鲜血。

  莫西的阴毒内力顷刻间窜遍全身,引得小龙女瑟瑟发抖。

  此时,柳浪和谢继也走了出来。

  “你们是谁?”小龙女勉强站了起来,调动内力抵御寒气。虽然不清楚这三人的真正目的,但隐约间觉得,来者不善。

  “哟,小美人儿,吃了我一掌还站得起来,难怪连金轮法王都忌惮三分啊。”三人一边淫笑着一边向小龙女靠近,“其实也没什幺,刚才哥哥们看到你在这里练剑,心烦意乱的,肯定是有什幺不高兴的事儿。没关係,哥哥们会好好安慰你的。”说着,三人便向小龙女扑了过去。 ..

  “放肆!”小龙女强压内伤,挥剑向三人攻去。

  古墓剑法本就是江湖上一流的剑法,加上小龙女曾习过《九阴真经》和双手互搏术,所以虽然身受重伤,但依旧与三大高手打得难解难分。

  但是三人心里也清楚,这种情况并不能维持太久,毕竟小龙女体内的伤,并不是那幺容易就能化解的。于是,他们三人开始轮流消耗小龙女的内力,并耐心等待小龙女体力不支的那一刻。

  小龙女越战越心惊,对方三人深而不入,分明就是在耗自己的内力,自己心里也明白,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让她在这里耗下去。于是她决定赌一把。

  小龙女强聚内力,企图一举将三人击退!

  可是,她想错了。

  经脉受损的程度远比小龙女想象的要厉害,先是经脉逆行,之后又硬吃莫西一掌,现在有强行聚集内力,使之伤上加伤。小龙女樱口一开,又是一口鲜血被吐了出来。 .....

  “兄弟们,机会来了!”柳浪大叫一声,首先发动了攻击。莫西和谢继也紧随其后。

  三人出手轻薄,使小龙女倍感侮辱。小龙女微微蹙起眉头,感觉大事不妙。

  “谢兄,锁住她!”柳浪大喊一声,判官笔朝小龙女胸口“步廊”、“灵墟”两穴点去。小龙女见状横剑抵御。

  可是,小龙女内力涣散,玉女剑刚一接触判官笔,立刻被震飞脱手。

  “好机会!”谢继的鹰爪锁向小龙女飞来,精準地抓住了小龙女的右手。

  “啊!”小龙女心里一阵惊呼。

  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莫西便从身后袭来,一把将小龙女拦腰抱住。

  “小美人儿,我抓住你了!”

  “放手,淫贼!”小龙女右手向后击出一肘。此招却早已被莫西料到,他双手抓住小龙女的左右手,用内力将它们强行扭向后。一阵鉆心的疼痛从双肩出传来。之后,莫西用鹰爪锁上的铁链将小龙女的双手牢牢睏在身后。

..


  “小美人儿,我看你在往哪儿跑!”莫西得手之后,便难以控製体内欲火的燃烧,他将脸向前凑去,细细闻着小龙女项间的香气。

  小龙女心中又惊又辱,她作出最后的反抗,提起右腿向后一踢,正中毫无防备的莫西的脑门。莫西倏地放开手向后退去。

  但危机并没有就此解除。柳浪飞身上前,快速地点了小龙女的“步廊”、“灵墟”、“天池”三穴。小龙女双手被缚,又躲避不及,柳浪很容易便得了手。

  穴道被封,小龙女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绝望、屈辱、惊恐和愤怒同时在她的心里生成。

  “哈哈,小美人儿,你是我们的了!”莫西上前将小龙女一把横抱起,走向附近的一个山洞。

  山洞中,有一块凸起的大石头,正面十分平滑,而且大小正适合,活脱脱是一张石床。 黄牛好
  莫西将小龙女平躺放在石床上,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在小龙女脸上狂吻一阵。柳浪和谢继也在小龙女的身上一阵乱摸,双腿、双臂、胸脯不时传来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而莫西腥臭的口气也直沖小龙女的嗅觉,令起一阵作呕。

  遭受这等屈辱,小龙女心中无比愤恨又痛苦,六只大手在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上胡乱地摸着,眼泪几次在小龙女的眼眶中打转。但是小龙女生性倔强,除了师父、养大自己的孙婆婆还有杨过,她从没对其他人笑过,更没哭过。那三个恶徒想让自己痛苦难受,自己就偏偏不哭,身子虽然被你们玷汙了,但心灵你们休想动我分毫。

  三人一阵乱摸之后,发现小龙女没有任何反应。

  “我说,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没有意思啊。”莫西首先开口。

  “你想让她有什幺反应呢?”谢继问。
$$$$$


  “我想让她……哭着叫救命!”

  “哈哈,那还不容易。”

  三个恶徒凑在一块暗语一阵后,莫西淫笑着慢慢靠近。

  小龙女几乎可以预见到将会有怎样的酷刑等待着自己,但凭着一份心高气傲,她绝不向这三个恶徒低头。小龙女紧紧闭上了双眼。

  “小美人儿,闭上眼睛时没有用的,我们一定会让你痛苦万分的。听大爷的话,乖乖的求个饶,我们给你个爽快的,否则,哼哼……休怪大爷们辣手摧花了!”

  小龙女依旧紧闭双唇,一语不发。

  “莫西兄,少跟她废话了,我们快点开始吧,她这个样子,我们不是可以更爽吗?”谢继说。

  “没错没错,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三人分别走到三个地方:莫西站于小龙女的上身处,谢继位于下身,而柳浪则走到小龙女的脚跟处。 $$$$$

  紧接着,莫西慢慢解开了小龙女的腰带,并且将她身上的衣服一点一点脱去。

  不要这样子。你们不可以这样子对我。

  虽然表面上装出一幅很犟的样子,但小龙女毕竟是一个只有19岁的花季少女,内心不禁一点一点害怕起来。

  很快,莫西便将小龙女的衣裳完全解开了。火红的肚兜衬托着光滑细腻的肌肤,让莫西这个“见多识广”的人都发楞的好一会儿。

  “哼,真是期待啊……”

  突然,柳浪双指点上了小龙女足心的“涌泉穴”,一股暖流瞬时从足部溢满全身。

  小龙女全身不由自主抵达了一个激灵,随后剧烈颤抖起来。

  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搔弄脚心会让人瘙痒难当,而柳浪此刻以内力沖击小龙女的足心“涌泉穴”,这让小龙女更是觉得浑身上下有千万只小虫子在那里爬行,麻痒难耐,想要伸手搔痒,可是偏偏双手被缚,又被点了穴道,连移动半寸都做不到,只能任由这种痛苦万分的感觉一点一点侵蚀内心。

...


  “小美人儿,是不是很舒服啊?还有更爽的呢!”

  正当小龙女在努力抵製着痛苦的感觉,拼命抑製着眼泪的生成,谢继和莫西又双双出手,莫西伸手按住小龙女的双乳,轻轻挤按着小龙女丰满诱人的酥胸,而谢继更是将手墨上了小龙女的阴唇,反复摩挲。

  身体的软处尽数被三人控製,小龙女的心中愤恨无比。更令她痛苦的是,全身上下无法排解的酥麻感觉。可是,她连一丁点儿缓解痛苦的办法都没有,哪怕只是一丝的缓解也好。

  “啊——”

  无法排解痛苦的感觉,在三个恶徒的多沖摧残下,小龙女终于失声叫了出来,而眼泪也不争气地一点一点突破防线,滴落到眼眶外。

  “呃……有点反映了,兄弟们,加把劲,彻底毁了她!”

  柳浪指中的劲道越来越重,瘙痒的感觉更是如同海浪一般一重一重地向小龙女袭来。 $$$$$

  眼泪终于完全突破了束缚,喷涌而出。没想到,如同圣女一般的自己,竟然落到了这三个恶徒的手中,被摺磨的毫无自尊。小龙女羞愤欲死,可是身受重伤的她,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每次向着舌头一口咬下去,稍稍有点疼痛感的时候,牙齿又无力地鬆开了。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终于让圣女完全崩溃了!

  “啊……不要!不要啊……你们住手,不要啊!”

  “哈哈,终于熬不下去了!兄弟们,让我们好好玩玩这个小美人!”

  三个恶徒同时扑到了小龙女的身上,在她周身上下又是抚摸又是亲吻。

  “我说,不如我们解开她的‘天池穴’,这样的话,她能够挣扎,却又没有内力来反抗,这样不是更好玩儿?”莫西说道。

  “好主意,我把我的鹰爪锁也解了!”

.....


  说着,莫西便解开了小龙女的“天池穴”,谢继也鬆开了鹰爪锁。

  虽然内力还是完全没有恢复,但至少现在四肢能够自由活动了,小龙女希望借着这个机会逃出魔爪。

  但是机会实在是太渺茫了。小龙女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即使身边的三个是只是不懂武功的普通男人,她也很难抵抗,更不要说是三个武林高手了。

  小龙女刚刚从石床上做起来,很快又被按了回去。

  此刻的小龙女衣衫半解,酥胸半露,性感撩人。

  “住手!你们放了我吧,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恐惧已经是小龙女完全放下了自尊,痛苦使她开口求饶。

  “兄弟们,用我们的棒子好好伺候我们的小美人儿……”

  “哈哈哈……”
  …… ..
  山洞外,黑夜遮蔽了人们的视线,月光的寒冷刺透人们的肌肤。

  山洞内,三个恶徒轮流摧残着小龙女,春光乍现、翻江倒海。

  第二天,莫西和谢继外出觅食,留下柳浪一人看守小龙女。

  这样的小美人,仅仅一个晚上当然不会让他们过瘾的。

  此刻的小龙女蜷缩在山洞的一角,面色惨败,双唇毫无血色。昨晚的梦魇是小龙女依旧不停地颤抖着。

  “小美人儿,昨晚好不好玩?还想不想玩?”柳浪淫笑着坐到了小龙女的身旁。

  小龙女双唇颤动,说不出一句话来。

  “放心吧,要是没玩够的,今晚我们还会再玩得!哈哈……”

  说着,柳浪一手抚上了小龙女俏丽的脸蛋。

  “不要碰我!你这个淫贼!”小龙女一把打开了伸过来的脏手。 ...

  柳浪立刻闆起了面孔。他突然将小龙女一把按倒在地。

  “臭婊子,你以为以现在还是清纯圣女啊?你已经被完完全全糟蹋了!既然这样,再多来几次也无所谓吧。”

  柳浪又再次向小龙女发起了攻击。

  “啊……不要!你这个畜生!滚开!”

  小龙女一手抓起身旁的一块石头,奋力向柳浪砸去。

  虽然她依旧被点着穴,毫无内力,但是这一击还是将柳浪从小龙女的身上砸开了。

  趁着这个机会,小龙女爬了起来,朝山洞外跑去。

  “想逃?不可能的!”

  柳浪沖了上来,将小龙女环腰抱住。

  “不要啊……救命啊!”

  “看来舒舒服服的你不要,偏要我好好摺磨你是不是?” $$$$$

  柳浪一把剥下了小龙女身上残破的衣服,一手抓上了她赤裸裸的胸脯,另一只手的食指插入了小龙女的阴唇。

  “啊……不要!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好难受啊……”

  “现在求饶就太晚了!”

  说完,柳浪将小龙女按倒在地,再次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

  接下来的几天内,三人又是一连串的轮番摺磨。第一天,将她捆起来,一个一个人地轮流奸汙;第二天,他们两两对小龙女进行前后夹攻;第三天,他们更是餵小龙女吃春药,将她整的跟个淫娃似的。

  而到了第四天晚上,三人似乎玩够了。但是他们依旧不打算放了小龙女。他们竟然从外面找来了好几个乞丐和傻子,又摺磨了她好几天之后,才离开山洞远走高飞了。
  从这以后,小龙女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上一篇:表姊和我
下一篇:悲惨的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