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10个域名以上才是老色友!
上一篇:荒淫之路 1-3
下一篇:被诱姦了

女儿和她2个美丽的女同学

有一天仁江早了下班,他专诚买了蓉蓉最爱吃的烧鹅回家,打算两父女好好地吃一顿,而且第二天又是假期,所以心情特别好,回到家里,仁江打算给蓉蓉一个惊喜,于是尽量不弄出声音地来到女儿的房外,他发觉房门只是虚掩,而房里却传出了女儿的呻吟声︰「呀……哎……唔……」

   仁江小心地把门推开了少许,他一看之下,顿时目瞪口呆,原来蓉蓉躺在床上,校服衬衣的钮子已解了大半,她那前扣式乳罩亦鬆开了,一只手在搓弄着刚长出来的乳房,下身的校服裙也拉高至腰际,另一只手已伸了进内裤里,虽然是隔着内裤,但仁江可以清楚地看到蓉蓉的手指正在阴核上撩弄着。

  更加令仁江吃惊的,是他在这样看着自已的女儿手淫时,竟然感到十分兴奋,连裤子里的阳具亦发硬起来,尤其是他看到蓉蓉一双白嫩的赤足正肉紧地互相抵磨着,十只白里透红的脚趾交替地纠缠在一起的情景,仁江差点忍不住冲进去捉起女儿双脚来吻个够,就在这个时候,仁江不小心地把门推开了,蓉蓉即时发觉父亲就站在门口,她不知道仁江已站着看了好一会,还以为他刚回来想让自已知道。

   仁江见女儿慌忙地拿起被子掩盖身体,接着已羞得哭了出来,他连忙走到床边坐下,安慰女儿道︰「不用哭啦!爸爸又没怪你,你都这幺大了!这也是很正常的嘛!」蓉蓉边哭边说︰「羞死人啦!爸爸你叫人家以后该怎幺办嘛!」仁江笑着说︰「怕什幺呢?爸爸又不是外人!这些事是很平常的!爸爸有时也有做的啊!」

蓉蓉闻言便说︰「爸爸你还笑人家!我不管啦!除非……除非爸爸你也做给我看啦!」仁江听了虽然心中一动,但还是说道︰「这怎幺可以呢?我们是父女的嘛!怎幺可以呢?」怎知蓉蓉仍是坚持︰「我不管这幺多!总之一定要做给我
看,最多我不跟任何人讲就是了!」

   仁江一向很疼这个女儿,这时一来扭她不过,二来仁江压止了多年的性慾亦给挑起了,仁江竟向女儿说了做梦也想不到自已会说的话︰「不然这样吧……我们一起弄……公公平平……」蓉蓉亦猜不到父亲有这样的要求,先是呆了一呆,但好奇心加上刚才还没解决的需要竟令她说︰「好啊……一起弄就一起弄!」说罢蓉蓉先倚回床头,半卧地向着父亲张开曲起的双腿,再度一手玩奶子一手伸进内裤之中手淫起来,仁江亦跪上床上把阳具拿了出来,蓉蓉第一次看见男性勃起的阳具,兴奋得停了手。  

  就在仁江要开始时,他突然向女儿说︰「这样不公平喔!我这儿全给你看光了,但是你却还穿着内裤耶!」蓉蓉闻言于是立即把内裤脱掉,仁江看着自从蓉蓉六岁学会了自已洗澡之后,他便没有再看过她的下体,仁江发现女儿的小穴再不是那时般只有一条小肉缝,小腹对下处已长出了嫩嫩的幼毛,两片阴唇已分两边露出穴外,蓉蓉在小穴上方轻轻地揉搓时,仁江更看到了浅粉红色的肉壁,透明的淫水正源源不绝地向外流出

仁江忍不住开始套弄自已的肉棒,蓉蓉见父亲因为自已的身体而兴奋,既高兴又感到很刺激,玩了两分锺左右已接近高潮,她把双脚按在父亲大腿上,连连呻吟叫道︰「呀……呀……爸……爸爸……我就快来啦……哎……」

仁江见女儿已开始进入高潮,一只手本能地放到大腿上女儿的脚背处抚摸起来,蓉蓉感到父亲火热的手掌肉紧地搓弄自已的脚趾,终于全身抽搐,接着高叫道︰「爸……爸爸……我要来啦……呀……」

   仁江听到女儿的淫蕩叫声之后,再也忍不住慾念,竟捉起蓉蓉两只脚板来夹着肉棒,然后挺动腰肢在女儿一双嫩足之间抽插起%CE1前,仁江亦把精液射到蓉蓉身上去,两父女发洩过后相视一笑,大家都觉得不知说甚幺才
好,最后仁江说他去弄晚饭,蓉蓉便去洗澡。

   晚饭在愉快的气氛下进行,两父女亦没有再说刚才的事,饭后仁江去洗了个澡,出来时见蓉蓉在看电视,并不停地转台,仁江说︰「没什幺好看的吗?」蓉蓉答他︰ 「是呀!几个台都在拨那些烂节目!老爸,不如看录影带吧!」仁江便说︰「也好,你等我换件衣服再跟你一起上街租啦!」怎知蓉蓉却说︰「我说的不是那些带子啦!是你房里面收起来的那些呀!」

仁江一呆之后说︰「哦!原来你偷翻爸爸的东西喔!」蓉蓉说︰「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上次洗衣服时想说看看你有没有衣服要洗,一不小心才看到的嘛!快点啦!人家没看过想看看嘛!」

  仁江无奈之下回房取了一盒珍臧的日本无码录影带出来,蓉蓉已在电视机前的大地毯上坐好,背靠着沙发等待,仁江把影带放进录影机后便坐到女儿身旁,两父女便开始一同欣赏一幕又一幕的性爱镜头,带子放了一半,正在上演着一幕女同性恋的片段,仁江感到蓉蓉把头挨在自已肩膊之上,一条粉腿也靠着自已的脚轻轻来回磨擦,他更感到蓉蓉的呼吸不断增快,仁江向蓉蓉说︰「如果你想弄就弄啦!不用强忍啊!」蓉蓉面上微微一红地应了父亲一声︰「嗯……」仁江便继续看片子。

   过了一会,仁江感到蓉蓉的身体在轻轻蠕动,他转过头来,看到蓉蓉睡裙前面的钮子全鬆开了,一只手正搓着一边雪白的乳房,手指更玩弄着已充血变硬的小乳头,女儿的内裤不知何时已脱了下来,早已湿润的阴唇正被女儿另一只手的手指 弄着,仁江向蓉蓉笑了笑,这令得蓉蓉立时把羞得通红的粉脸埋入仁江怀里,仁江于是一边看片子,另一边右手不自觉地放了在女儿膝头上给她按摩,蓉蓉娇嫩的皮肤给他带来无比的刺激,仁江做梦也想不到会一面看成人电影一旁抚摸正在手淫的女儿的玉腿。

   仁江见女儿没对他的触摸反抗,不自禁地沿着蓉蓉的粉腿越摸越上,很快地他的手已很接近大腿的尽处,仁江除了贪心地享受女儿充满少女弹性的大腿为他带来的触感外,还不时触碰到她那正在淫弄着自已小穴的手,偶尔在蓉蓉肉紧地加快一阵子动作时,仁江还清楚地感觉到三两滴爱液飞溅到自已手上,他这时也变得兴奋起来,就在仁江还拿不定主意该如何继续时,蓉蓉突然捉着他的手按到自已下体处

仁江感到女儿的阴部又暖又湿,但一丝理智仍在他脑内响起,告诉他正在做着一件很危险的事,蓉蓉见父亲的手只是停在那儿但没有动作,只好一面把仁江的手按紧,一面挺起下身扭动着去争取快感,口中更忍不住娇呻起来︰「老爸呀……帮帮我啦……人家不上不下的……好辛苦呀……」

  仁江见到女儿的淫态,连那仅存的理智亦不翼而飞,手指开始在她阴唇上搓起来,蓉蓉立时爽得高声呻吟,身体不停扭动,仁江很快找到女儿两片阴唇交汇处那颗小豆豆,便分了一只手指出来专责去撩弄那小豆豆,蓉蓉从来没试过这种快感,不到一分锺便见她全身一阵抽搐,竟已丢了起来

仁江从没见过女孩子会丢得如此强烈,他本能地做了蓉蓉母亲生前高潮时最喜欢他做的事,他连忙转过身去含着女儿的乳尖,这又引起了蓉蓉一轮更剧烈的反应,她挺着下体拚命地抵向父亲的手掌,仁江更感到一股热烫烫的液体自女儿的穴口激射而出,最役蓉蓉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才平複下来。

  蓉蓉回过神来之后,向仁江道︰「哗!原来给别人弄比自已弄还要舒服的多了!谢谢你啦老爸!」说罢还在仁江面上亲了亲,这时蓉蓉半裸的身体正侧拥着仁江,一条腿自然地搁在父亲下半身上面,她感到父亲两腿之间硬帮帮的,便猜到仁江定是很兴奋的了,蓉蓉趁他不为意时,竟一手按到他胯下

仁江吃了一惊望向女儿,蓉蓉笑着对他说︰「爸爸刚刚弄得我好舒服喔,现在让我帮你舒服一下也是应该的嘛!」仁江本想对蓉蓉说这样做是不对的,但女儿的小手已伸进了他裤子内抚摸着他的肉棒,那舒服的感觉令仁江立时打消了拒绝的念头。

   蓉蓉见父亲没反对,于是大胆地把仁江的阳具从裤子内释放出来,这是她第一次为男性服务,根本不知该如何下手,唯有以求助的目光望向父亲,仁江笑着说︰「跟爸爸亲亲嘴好不好?」蓉蓉闻言立即合上眼睛把小嘴凑过去,她感到小嘴被父亲的双唇封上了,接着父亲的舌头伸了过来轻轻撩弄着自已的小香舌,蓉蓉于是模仿着父亲的动作,很快地两父女的舌头在四片湿滑的嘴唇间交缠起来。

  朷在他们接吻的时候,仁江轻轻握上蓉蓉捉着他阳具的小手,他开始教导女儿如何替他手淫,蓉蓉学得很用心,不久便不用仁江握着她的小手,她全心全意地服侍着父亲,搁在仁江身上的一条粉腿也随着套弄阳具的节奏轻轻地磨擦起来,这令到仁江鬆开了女儿的小嘴,长长地歎了一口气,蓉蓉见自已令父亲这幺舒服亦感到很高兴,她把身体向下移去看清楚父亲的肉棒,仁江亦乘机往她粉背上摸去,以增加自已的快感。

  玩了一会,蓉蓉感到父亲全身一紧,接着一股又浓又热的液体自肉棒尖端喷向她的小脸,虽然午间蓉蓉已见过父亲射精,但在这般近距离下还是第一次,而且又是泼头泼面的射过来,蓉蓉立时吓了一跳,她呆看着肉棒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直至差点盖满了她的小脸才停下来,仁江休息了整分锺才能爬起来,他看见满面精液的女儿便笑着说︰「还不去厕所洗一下脸!」

蓉蓉也笑着答他︰「何止洗脸呀!人家要洗个澡啦!下面湿湿的好不舒服……」   过了两小时,仁江自已也再洗了个澡,他躺在床上吸了几根香烟,脑中不断想着刚发生的一切,最多想到的是一个问题︰应不应再和女儿发生这种事情?他明白到想下去都不会有结果的了,因为他清楚明白到无论自已现在下了甚幺决定,自已根本抗拒不了女儿那纯嫩肉体的吸引力,想到这里蓉蓉穿着一件大T恤走进了他房间

她向仁江道︰「人家睡不着想跟你聊一下……」仁江于是拍拍身旁的位置,蓉蓉立即坐了上去,这本来是两父女间常有的事情,但仁江这时已不能再像平时一般只当蓉蓉是个小女孩,幸好蓉蓉并没提到刚才的事情,只是跟他说学校的事,很快仁江也投入了和女儿的交谈而忙记了刚才的事。

  谈了半小时,蓉蓉说感到有些冷,接着便 进了仁江的被窝里,她把身体靠着父亲取暖,仁江亦唯有任得她,又过了一会蓉蓉侧身背向仁江向他身体挤过去并说︰「我好冷呀爸爸……抱紧我啊……」仁江只好也跟她一样侧身把女儿拥进怀里,他嗅着女儿清新的少女体香,心中浪了一浪,蓉蓉捉着父亲被自已压着的
那只手按在自已胸口上说︰「唔……爸爸弄得我好舒服呀……」

说着还把臀部向后挤向父亲下体的部位,仁江另一只手放在女儿大腿上来回抚摸,很快便发觉女儿根本没穿内裤,而且这一阵子动作已令她那件T恤褪上了腰部,他感到女儿赤裸的臀部挤弄着自已的肉棒,他感到阳具正迅速勃起。

  「女儿啊……你这幺一弄爸爸又high起来啦!」仁江其实已感到很兴奋,蓉蓉一面向后伸过手去一面说︰「让我看一下……哗是真的耶!又硬起来了!好热呀他,把他放在我的屁股那让我温暖一下吧!」仁江感到肉棒被女儿扯出了内裤之外,接着蓉蓉臀部向后一推,肉便被她两片臀肉夹着了,仁江一边享受着女儿  
肉臀为他阳具带来的快感,一边已本能地隔着衣服揉搓女儿的小乳房,另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正犹豫不决时,蓉蓉已捉着他的手放到阴户之上,他感到女儿的小穴已冒着分泌,于是便在上面 弄起来。

   样子玩了一会,蓉蓉把父亲双手齐齐捉着放进T恤里,仁江一手一边地玩弄女儿一双刚发育的小乳房,蓉蓉接着又把仁江的肉棒穿过自已双腿之间放到两片阴唇之间,仁江感到女儿两片又暖又湿的阴唇夹着肉棒的棒身,女儿更蠕动着下身去磨擦以求增加快感,由于有了大量淫水的帮助,蓉蓉的小穴毫无困难地在父亲的肉棒上滑动,两父女都感到无限的刺激,仁江肉紧地从后吻上了女儿粉白的颈部,这令到蓉蓉舒服得全身震抖了一下,亦令到仁江阳具的前端意外地滑进了蓉蓉的小穴里。

   蓉蓉并未感到异状,臀部又照样向后一挺,这样子仁江已进去了三份之一,他连忙道︰「女儿啊……爸爸已经进去了呀……」蓉蓉这时已意乱情迷,她半清醒地说︰ 「进去啦……不要紧啦……我想要呀……」仁江最后一丝理智此时亦给女儿的鼓励而蕩然无存,他慢慢地向前推进,终于遇上了阻碍,他知道是女儿的处女膜了,他先不急于攻破它,只是在有限空间处前后抽插,又分出一只手来玩她的阴核

蓉蓉在父亲数面夹攻的姦淫下终于进入高潮,仁江计算女儿正丢到最高峰时,一举把整根阳具插了进去,他感到肉棒已刺穿了处女膜并抵在女儿花心 之上,蓉蓉也因这突然的痛楚及舒服参半的感觉再度丢起来,她口中吐着不知是快乐还是悲哀的呻吟声,仁江这时亦接近终点,他等女儿回过神来,便在她耳边说︰ 「爸爸也快来啦……」

蓉蓉闻言立即把仁江的阳具自小穴中退出来,她飞快地转身俯下去含着父亲肉棒的前端,小手又在棒身上急速套弄,跟着她便感到父亲的精液源源不绝射进她小嘴之中,虽然这已是仁江今天第三前射精,但份量还是多得连他也感到意外,他想这可能是许久没有干过所以特别兴奋!

   俏皮的蓉蓉含着满口父亲的精液回过身来,她先吞下了一半,接着把另一半吐在手上,仁江奇怪地问她︰「女儿你在做什幺啊?」蓉蓉笑着说︰「想仔细品尝一下味道嘛!」说罢再伸出香舌慢慢地把手掌上的精液舐回口中品嚐,看着女儿既纯真又淫蕩的动作,仁江心想要不是今天已洩了三次,单是这景像又可令自已再干她一次。

   因为体力透支的关係,等二天仁江起床时已十时半,他隐隐听到外间传来一阵阵女孩子的娇笑声,这才记起昨晚晚饭时蓉蓉提起过她的同学兼死党琪琪及佩儿会来渡週末,想来那两个女孩子必是到了,仁江还想再躺一会,便合上眼养起神来,接着他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他心想必定是蓉蓉来叫他起床了,怎料接
着听到女儿像和人在压低声线说话的声音,只听蓉蓉说︰「不用怕啦!我老爸睡的很沉!」接着仁江感到有人拿开了他的被子,他正奇怪这些女孩子想干甚幺的时候,他又感到有人把他的阳具自内裤里拿了出来。

  由于是刚醒过来的关係,仁江的阳具还保持着半硬状态,再经那小手一摸,又立时勃了起来,他听到像是佩儿的惊呼声︰「哗!怎幺真的这幺大啊!怎幺可能摆得进那里呀?」蓉蓉的声音这时响起︰「怎幺不行呀!我昨晚不就给他插进去罗……都不知道多过瘾!」这次的声音像是琪琪道︰「不会很痛吗!」

蓉蓉又说︰「那倒不会!我爸爸技术好好喔!他在我最爽的时候才插进去,所以只有一点点痛,不过之后就爽死啦!」佩儿又说︰「不如叫你爸爸让我试试看!我也想尝试一下呀……。不过又怕痛……」琪琪接口道︰「我也想呀……不过不知你爸爸肯不肯?」蓉蓉说︰「让我跟他讲看看……喂……你们不是说要买东西来做沙拉吗,不如你们先去买,让我跟我爸爸谈谈看。」仁江听到三个女孩子离开的声音,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处理。

   想了一会,仁江又听到房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他相信这定时蓉蓉独个儿回来了,果然仁江感到阳具又被人拿了出来,但令他惊讶的是一个又温暖又湿润的小嘴立时包围了肉棒的前端,仁江张开眼睛一看,入目的时女儿幼稚的面孔正在自已阳具上干着最淫蕩的勾档,仁江不自禁地摸上女儿跪在他身旁的小腿上,蓉蓉回首向他一笑道︰「早安爸爸!」仁江向她回以一笑道︰「早安乖女儿!乖 女儿是不是以后每天早上都要这样叫爸爸起床呢?」蓉蓉俏皮地向父亲伸了伸舌头︰「想得美喔!」但她仍然继续她的工作。

  仁江边享受女儿的口舌服务边来回爱不惜手地抚摸她那双白嫩完美的小腿,他看着那白里透红的少女脚掌,终于仁江忍不住地便向女儿的一双赤足上吻了下去,蓉蓉起初抵不住痒笑了起来,但当父亲开始吸啜她脚趾的时候,她便忍不住呻吟起来,仁江见她渐渐懂得享受便更落力为她服务,他把舌尖硬挤了进女儿脚
趾间的罅缝去撩舐,初经人事的蓉蓉又如何禁受得起这种刺激,很快仁便看见她两腿间的内裤上已湿了一大片。

  仁江知道女儿已经动情,便问她︰「女儿你那还痛不痛呀?」蓉蓉喘着气答道︰「不痛啦……爸爸……我想……」仁江心想还没有试过女儿的处女蜜汁,虽然经过昨晚蓉蓉已不是处女,但刚开了苞的女儿的淫液应该还算新鲜,于是他便说︰「让爸爸先帮你看一看,如果还有红肿就不能玩了……你把这只脚伸到这边……让爸爸看看……」

仁江要女儿趴在自已身上,两条大腿分两旁张开,仁江的面部刚好对正了她下阴,他把蓉蓉的内裤下端扯向一旁,一股带着少女体香的淫水气味立时传进他鼻子里,仁江兴奋地发现女儿的小穴并未因昨晚的性交而有丝毫红肿,他用手指把那两片仍是浅肉色的阴唇向两旁扳开

在这样的近距离之下,仁江清楚地看到近穴口处浅粉红色的肉壁,而且更有少量的爱液缓缓地向外渗出来,他再禁不住心中的慾望,只见这个做父亲的竟像生怕浪费了女儿的淫水似的,他连忙张口封了上去,大口大口地吸啜,蓉蓉被父亲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但立时又感到快感如潮,于是便一面享受一面继续为父亲舔肉棒。

  仁江的舌头不断往蓉蓉小穴里 ,大量淫水沿沿流进他的嘴里,像是女儿知道父亲喜欢吸吃自已的少女蜜汁,特别为父亲流出多些,蓉蓉见父亲吃得津津有味便说︰「爸爸……我那些水很好喝吗?」仁江笑着答她道︰「是呀……你想不想试试看?」蓉蓉好奇地应道︰「好呀!」仁江于是大力地在女儿的淫洞口啜了 几啜,含了一大口爱液,他拍拍女儿臀部,示意她转过身来

蓉蓉转身爬过仁江头部,她见父亲把口张开便连忙把自已的小嘴封了上去,两父女以接吻的方式分享了女儿的淫水后,仁江把她双腿分开及把她的内裤脱了,又要她跨上自已腰部趴好,一切準备妥当后,仁江向上一挺,肉棒藉着蓉蓉分泌的帮助,毫无困难地没入了小穴里。

   两父女齐齐舒服得歎了一声,仁江待女儿稍为习惯之后,便教她如何耸动身体去迎合自已插穴的节奏,跟着两父女便开始正式抽插起来,仁江又索性把女儿的上衣脱掉,好让自己可以边插穴边玩玩她的乳房,玩了一会,仁江见女儿已有些倦了,于是坐起身上拥着她继续姦淫

蓉蓉这初尝性爱乐趣的小女孩又如何抵受得住这种刺激,很快高潮已来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不断变换姿势,他和蓉蓉一同下床,他先要女儿双手扶着书桌站好,然后便从后面干她,终于在蓉蓉第四次高潮时,仁江迅速把肉棒拔出来向着女儿的粉臀射精了。

上一篇:荒淫之路 1-3
下一篇:被诱姦了